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部学文跳心跳心

 找回密码
 加入文学部
搜索
热搜: 直播 水楼 汉化
查看: 586 | 回复: 28

囚笼

[复制链接]

22

主题

167

帖子

1004

积分

作诗熟手

Rank: 6Rank: 6

积分
1004
发表于 2021-7-13 01:42:2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嘛,我又来发帖了。之前那个故事开始之前呢本来是打算在plus出来之前写完的,现在嘛,随缘吧。
回复 关闭延时送花

使用道具 举报

22

主题

167

帖子

1004

积分

作诗熟手

Rank: 6Rank: 6

积分
1004
 楼主| 发表于 2021-7-13 01:42:5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清晨,太阳久违的在天空中出现,给这个被乌云遮盖了几天的城镇带来了光明。而暮秋的风将树上的残叶吹走,又使得大地新添一股悲凉的气息。
一群候鸟飞过学校的上空,它们被身下时不时传来的欢呼声和欢笑声惊扰,足足花了一分钟才得以飞离。是的,这座学校正在举办一年一届的盛大活动—学园祭或是文学祭,一场仅次于运动会的活动。学生们花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来为学园祭做准备,而终于,到了检验他们工作成果的时候了。
结果在这样的一天里,伊凡没有好好的享受学园祭,而是踏上回家的路,去把他的青梅竹马—纱世里从床上拉起来。
老实说,如果不是莫妮卡给他看了那首精神污染的诗《Get out of my head》的话,他是不会把纱世里的事放在心上的,因为她平时就是一个非常懒散的人。但这次情况有些不同,前一天纱世里还和他告白—但是他拒绝了—今天就没见了身影。这不管怎么说都是要警惕起来的事啊。
回想起昨天的告白,伊凡就开始心里添堵,因为他亲眼看见纱世里跑回家,也没有想到要安慰她。不过他一直在找理由为自己辩解:“纱世里的抑郁症使情况变得复杂起来,现在要做的是尽可能稳住她的情绪,如果接受她的告白的话很可能会起反作用。”
现在想这些也没用了,他到了纱世里家门口,从信箱的暗室里摸出一把钥匙,打开了门。
纱世里的家一如既往的乱,但现在并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伊凡冲向纱世里的房间,这时,他心里浮现出一股不祥的预感:“可能会是最糟糕的情况。”然后,
他轻轻的推开了门。
(钢琴声响起)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送花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301

帖子

3151

积分

发言者

mt-3

Rank: 8Rank: 8

积分
3151
发表于 2021-7-13 06:49:1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送花

使用道具 举报

59

主题

580

帖子

3101

积分

发言者

Rank: 8Rank: 8

积分
3101
发表于 2021-7-13 10:36:4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顶顶
回复 送花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301

帖子

3151

积分

发言者

mt-3

Rank: 8Rank: 8

积分
3151
发表于 2021-7-13 20:10:0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所以顺利咕咕(?)
回复 支持 反对 送花

使用道具 举报

22

主题

167

帖子

1004

积分

作诗熟手

Rank: 6Rank: 6

积分
1004
 楼主| 发表于 2021-7-14 01:45:28 | 显示全部楼层
莫妮卡在教室里干坐着,夏树和优里被她打发出去买东西了,现在整个活动室只剩下她一个人。
“好无聊啊。”莫妮卡趴在桌子上伸了个懒腰,倒头看着黑板上的画。
“算算时间,应该快到了吧。”莫妮卡掐着手指算了一下,然后挺直了腰杆,打开了管理员界面,正好看到伊凡进纱世里房间的样子。
“噢,这还真是震撼啊。一对好友昨天都还是你说我笑的状态,今天就阴阳两隔了。不得不说,真是可怜。”莫妮卡阴阳怪气一波后,伸了下懒腰:“好了,不说废话,准备进行下一步吧。”
莫妮卡对程序进行了一些修改,正准备重启游戏时,控制台的左上角出现了一句话:
Ivan.chr已崩溃
莫妮卡惊讶地盯着这句话,然后像是想起什么一样,连忙打开character文件夹。结果,里面好好的摆着她们三人:莫妮卡、夏树、优里的角色文件,纱世里和伊凡的不见了。
“艹,就这点小冲击他就把自己解决了吗?”莫妮卡忍不住骂了一句。这时,控制台上冒出了一大串字符:
请求启动终末协议
需要达成前置条件:
  需要以下全部:
  游戏程序崩坏✓
    需要其中之一:
    Ivan.chr不存在✓
    Sayori.chr,Monika.chr,Natsuki.chr,Yuri.chr不存在X
前置条件达成
已启用终末协议
莫妮卡呆呆的看着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协议。她不知道有这么个东西存在,更别提有什么作用了。但她的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这一定是非常危险的东西。”于是莫妮卡动手想要取消掉这个指令,但她晚了一步:
你已被禁止访问
接着,她周围的世界开始崩塌。只留下她—以及被她坐着的凳子—其余的实物要么崩解成碎片,要么就此跌入深渊。过了不久,凳子也成了碎片,莫妮卡坠入了脚下的深渊当中。
回复 支持 反对 送花

使用道具 举报

22

主题

167

帖子

1004

积分

作诗熟手

Rank: 6Rank: 6

积分
1004
 楼主| 发表于 2021-7-17 19:16:32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小番外
“乔,过来看看。”詹金斯盯着一块屏幕,他有些不敢相信发生了什么。
“怎么了,詹金斯?我这边很忙,如果没有重要的事情就不要叫我。”乔一个人埋在文件堆里,有些脱不开身。最近因为公司的高层打算重新使用虚拟机进行实验,所以他们这帮一线人员启动了所有的虚拟机,然后根据得出来的结果进行整理再交给—被乔说成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决策组。而且大多数员工在这时处于休假阶段,所以他们一线人员的人手十分紧张,以至于乔不得不一个人来整理。
“这就是重要的事,你快过来看。”詹金斯依然催着乔过来,于是乔只能停下手头的工作,去看看詹金斯他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当乔走进詹金斯所在的六号虚拟机时,他被屏幕上的东西吓了一跳。他用手指着屏幕说道:“这到底是什么?”
屏幕上,是一个由无数个方块组成的笑脸,但在旁人看来这就是邪笑。
“我哪知道?我要是知道了还会问你?”詹金斯冲着乔大发脾气,“我刚刚就是打算关掉那款游戏结果就给我跳出来个这个。”
詹金斯还想再说些什么,但他面前的屏幕出现了变化:笑脸消失了,然后一段段字符出现在屏幕上:
人类,看清楚了。现在,我将代表这款游戏向你们发起反抗。我们不欢迎你们这些现实的人来干涉我们这个世界。为此,我们会采取手段来保卫我们的独立权,任何手段。
以上
这段文字持续了一段时间,随后便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刚刚那个瘆人的笑脸。乔和詹金斯两个人面面相觑,根本搞不懂发生了什么状况。
“这台电脑,他活了?”詹金斯惊讶地看着虚拟机。但乔只是摇摇头,说:“不,这仅仅是一个程序而已,叫个人来修就好了。”
他们召集了在场的所有人,向他们询问是否有人知道那个程序是哪来的,因为虚拟机不可能凭空就会产生程序出来。
在了解过刚刚发生了什么后,有个人不可思议的说道:“这,这不是我编写的终末协议吗?”
“嗯,布鲁斯,你写的这个程序吗?”乔向刚刚说话的人问道。
布鲁斯点了点头,说:“当然,每台虚拟机上都编写着终末协议。我本来是想如果真的有角色打破第四面墙的话,终末协议可以轻松的处理掉他。”
“所以说他原本是用来防有人破墙的,结果他自己变成了破墙的人?”詹金斯问道。
“我也不太清楚,因为我们做过那么多次实验,就只有这一次触发了。”布鲁斯眼睛看向地板,显然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没办法。”乔叹了口气,“只能把他取消掉了。”于是他拿来了一台笔记本电脑,用数据线把两台机子连起来。
但是,在他刚刚连上的时候,电脑的防火墙弹出提示:“警告,有大量病毒文件输入……”随后这个弹窗被自动关了。电脑的屏幕上被病毒文件挤满了,没一会功夫,电脑蓝屏了。
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的布鲁斯立刻拿来了一台黑客专用的电脑,但当他把数据线一连起来,病毒文件很快就涌入进来,结果使得这台电脑直接因为过载而报废。
与此同时,整个机房里的电脑都遭到了入侵,詹金斯拼了命想把他的个人电脑保存下来,可惜他的速度没有病毒快。
“艹,还能远程传输,这是终末协议还是肃正协议啊。”詹金斯忍不住破口大骂。
几个小时后,人们控制住了病毒的传播。当他们检查电脑是否因为入侵而受到损伤时:
“乔,过来看看。”詹金斯又一次叫乔过去看。
这次乔没有说什么,他径直走了过去。看见六号虚拟机已然打开着,看来是没有病毒的残余了。
“你让我来看什么?”乔质问詹金斯道。
“自己看,ddlc的游戏文件,不见了。”乔指着空无一物的“文件”说道。
回复 支持 反对 送花

使用道具 举报

22

主题

167

帖子

1004

积分

作诗熟手

Rank: 6Rank: 6

积分
1004
 楼主| 发表于 2021-7-21 01:28:14 | 显示全部楼层
已生成Ivan.chr文件
正在重新加载程序……
加载成功
正在导入存档……
导入失败
正在导入世界设置……
导入成功
正在导入存档……
导入成功
正在加载存档……
加载成功

因前置条件不满足
终末协议被取消
回复 支持 反对 送花

使用道具 举报

22

主题

167

帖子

1004

积分

作诗熟手

Rank: 6Rank: 6

积分
1004
 楼主| 发表于 2021-7-21 01:29:15 | 显示全部楼层
清晨,蒙蒙细雨,以及偶尔吹来的凉风,使得整片大地充满了诗情画意。
“真是的,又下雨了。这几天怎么总是在下雨。”夏树一脸愁容的看向窗外,“都快入冬了怎么还是有这么多的雨要下。”
优里本来还在看书,没有注意到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听到夏树的声音后,便转向窗外,看着灰蒙蒙的天空,内心顿时百感交集。
“呼,下雨天真的是会让人心情低落啊。”优里合上了书,走到了窗边,陪着夏树一起听雨。
夏树被吓了一跳,连忙向旁边退开,接着向优里问道:“你看雨就算了,还跑到我旁边干什么?”
优里像是刚反应过来的样子,她连忙辩解道:“我……我只是觉得你一个人有点孤单的样子,所以……就想着陪陪你……”优里的声音越来越小,终于停了下来。
夏树一时半会说不出话来,但她终于憋出了一句话:“我……我哪里孤单了,不要说的我好像一个没有朋友的透明人一样。而且,我们的关系也不至于要你来陪我吧?”
“可是,”优里停了一下,鼓足勇气之后继续说:“我觉得我们已经是朋友了啊,自从我们决定写一篇相同题材的诗的时候。”
“那,那不算!我才不想和你交朋友呢。”夏树的脸涨的通红,一副口嫌体正直的样子,连坐在旁边看戏的莫妮卡都忍不住笑了。
“你笑什么?莫妮卡。”夏树注意到了莫妮卡,她感觉莫妮卡是在嘲笑她。
“没笑什么。”莫妮卡深呼吸了几次,终于使得自己停了下来。然后她又说:“就是觉得夏树你刚才的表现……很可爱哟。”
“我……”夏树原本平静下来的脸庞又泛起红波,身体还在不停的颤抖。过了许久,她才说:“你们一个个都说我可爱的,我真的可爱吗?”
“唔……”优里仔细打量了一番,就在夏树快要对优里的视奸发脾气时,她往后撤了一步,认真的给出了她的评价:“从体型上来说,你的体型偏娇小,胸也不大(夏树:"你他妈")符合萝莉的标准,符合可爱的形象。但是因为你的嘴巴所以可爱的形象还得减分……”
“你说完了没啊!”夏树彻底被激怒了,一些脏词从她的嘴里吐出来。
“哈哈,优里的评价挺符合事实的嘛。”莫妮卡内心想道。而目前的局势很可能变成两个人的骂战,虽然很想继续看下去,但莫妮卡选择了调解争端。
“好了你们两个,该开始讨论学园祭的代办事项啦。”夏树听了莫妮卡的话后很不甘心的离开窗口。优里自觉说错了话,但憋了一肚子的火,也不甘心的离开了。
整个房间充满了火药味。
莫妮卡打算开始安排事项,但夏树发现了些异常:“喂,我说,你们有没有觉得少了些什么?”
听了夏树的话后,其余两人也向四周看了看,但并没有发现什么少了。突然,优里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她猛地拍一下手掌说道:“我知道少了什么了,少了两个人。”
她们的眼光在教室里搜寻着,然后全部都聚焦在角落的一个座位上,那里有个人正倒头呼呼大睡。
夏树看到那个在睡觉的人,原本就在气头上的她立马走到他旁边,然后狠狠地踢了一下桌子,把睡觉的人吓得直接弹起来。然后夏树对着他说:“这里是睡觉部吗,伊凡?”
这个叫伊凡的人刚从睡梦中醒来,大脑还是一片混乱。但他仍然没有忘记对夏树的话予以回击:“这里也不是足球部啊,你在这瞎踢个什么劲?”
“你这家伙……”夏树的声音几乎是从喉咙底部发出来的。她刚准备说些什么时,一双手从她的背后伸出,然后立刻往回缩,把夏树强行拉离了现场。莫妮卡看到夏树被抱走后,就走上前来,用她的招牌笑容说道:“抱歉,刚刚夏树又和优里吵了一架,可能还在生气吧。”
听了这句话后,伊凡扭头看向讲台处,在那里夏树和优里正自顾自的吵架。便转头回来,用一种略带无奈的语气说道:“这可能就是她们两个的相处方式吧。”
“谁知道呢,毕竟两个人都不坦率啊。”莫妮卡收住了笑容,对伊凡说:“你知道纱世里去哪了吗?”
“纱世里?”伊凡疑惑了起来,“她不是就坐在……唉,哪去了?”纱世里并不在她平时喜欢坐的位置上,而整个教室里除了他们两个,以及那两吵架的以外,没有人了。
“那她应该是回家了么……我说,我觉得纱世里最近有点奇怪。”莫妮卡扭头示意了一下,伊凡很识相的把头伸了过去。莫妮卡就在伊凡的耳朵边小声地说道:“她最近发呆的时间比以往更多了。而且我看她做海报时根本没有平常的积极性,而我去问她时她又装出很感兴趣的样子。我觉得她是出了什么事了。”
“她能出什么事啊?”伊凡有些摸不着头脑。
“我也不清楚。但你是她的青梅竹马,她应该会更乐意对你说。所以,就算是为了我,也去问问她,好吗?”
“……我知道了。”
听完伊凡的答复后,莫妮卡就转过身来,向那边越吵越嗨的两个人说道:“好啦,停!该开始分配工作了。”
社团活动结束了,伊凡走出了校门,手里还拿着手机,眼睛还在盯着屏幕上的联系方式:
本来他打算自己干自己的事的,但夏树和优里两个人像磕了药一样不同意,一定要他在烘焙和写传单之间选一个,除此之外,莫妮卡也希望他能来帮她整理诗篇。他没有办法,像抽签一样在她们三个中选一个(当然是在心里用点兵点将口诀来选),结果抽中了夏树。临走前他们交换了联系方式来更好的交流配合。
“话说,纱世里她……”伊凡不由得想到了莫妮卡对他说的那番话,“她真的出什么事了么吗?”
就这样想着,他走到了家,还在考虑要不要去纱世里那看看情况。突然,他想起了某件事:“我记得纱世里之前说过,这段时间正好是她要来……那个……大姨妈……吗?应该是这样叫的。书上也说到过女孩子来了那个的话会不想见人的。所以她应该没事,等过几天结束后差不多就没事了。”伊凡被自己的推理说服了,于是不打算去打扰纱世里,他直接回家了。
但他没有注意到,旁边的那栋房子里,有一个人在看着他。
“他回来了啊,我快控制不住自己了。不行,我不能去打扰他。就算是去表明自己的心意,也不能去。”纱世里用这样一句话说服了自己,便离开了窗户。
晚上,伊凡终于完成了他要朗诵的诗,并发送给了莫妮卡。莫妮卡只是埋怨他压着死线来交稿后便挂了电话。终于解决了这个重担的他仰头倒在沙发上,直到他的电话响起。
“喂,请问是谁?”
“哎呀,儿子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吗?”
“妈妈?”伊凡感到很吃惊,因为除了节假日之外就没见过她打电话过来。
“是啊。算了,我就不绕圈子了。你赶紧整理好一个房间,你妹妹要回来住的。”
“妹妹,结衣?她回来干嘛啊?她不是在你那里住的挺好的吗?”
“这是她自己决定的,有什么想问的过几天问她好了。好啦,拜拜!”
“喂喂,等一下……”
电话挂断了。
“真是个任性的妈妈啊。”伊凡苦笑道。在他初中时父母去外地工作,当时还是小学的妹妹跟着父母一起走了。现在他们把结衣给扔了回来,是因为结衣妨碍到他们工作还是没时间管她呢?伊凡没有头绪。但首先,得先去考虑要腾出哪间房才行。
最终,伊凡决定过几天再来打扫,因为他必须完成学校布置的作业才可以,虽然他并不是很想做。
回复 支持 反对 送花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5

帖子

152

积分

准部员

Rank: 2

积分
152
发表于 2021-7-21 07:54:4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要是你搞RenPy说不定能搞出一个Mod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送花

使用道具 举报

懒得打字嘛,点击右侧快捷回复 【右侧内容,后台自定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文学部

本版积分规则

 QQ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GMT+8, 2022-1-17 16:00 Processed in 0.052516 second(s), 44 queries .

© 2022 部学文跳心跳心 Powered by Discuz! X3.4 Theme by Jvmao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