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部学文跳心跳心

 找回密码
 加入文学部
搜索
热搜: 直播 水楼 汉化
楼主: Ivanaler

囚笼

[复制链接]

22

主题

167

帖子

1004

积分

作诗熟手

Rank: 6Rank: 6

积分
1004
 楼主| 发表于 2021-7-23 01:53:48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了,这样应该就足够了。”夏树一脸自豪的看着面前几大盘的蛋糕,“这些份量就算是纱世里也不可能全部吃完的。”
“你做这么多不怕发不完吗?”伊凡甩了甩还在酸痛的手腕,向夏树问道。
“不会的。”夏树露出久违的笑脸—虽然刚才她不小心打破了盘子时也用这种笑容装傻—然后说道:“有莫妮卡这个人气明星在肯定会有很多人来的。而且就算没发完,纱世里她也可以把剩下的都清理干净。”
“她在你眼里就是一个吃货吗?”伊凡在心里吐槽道。然后他看着这些蛋糕,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这么多蛋糕要怎么存啊?”
“额嗯嗯……”夏树也被这个问题给难住了,“也是啊,刚刚看了你的冰箱,里面没多少位置了。而我家是绝对不能放的……”
夏树走到了冰箱门口,死死地盯着冰箱。
“哦,我知道了!”夏树突然大叫一声,然后打开冰箱门,把里面的东西一股脑儿的拿下来,再把盘子放进去。
“喂,我的东西。”伊凡向夏树控诉她的行为,但夏树依然不为所动。
“好啦。这些东西就交给我保管。”夏树拿了一个大袋子把她从冰箱里拿的东西全装进去。
“我说,蛋糕放在桌子上一个晚上也没有什么事吧?”伊凡依然向夏树说着。
“是没事啊。”夏树无所谓的说着,“但你不是要打扫卫生吗?如果把灰尘沾在蛋糕上的话吸引别人的效果可是要大打折扣的。”
“我可从来没说过要打扫卫生啊?”
“我都看到你把劳动工具摆在一个房间门口,你不是用来打扫卫生难道是晒太阳?”
伊凡完全整理房间的事忘的一干二净,虽然他有从那里走过,但他完全想不起来放在那干嘛了。
“好了,我要走了。”夏树提着袋子—那个袋子差不多有她半个身子那么大—准备从门口出去。但她好像想起了什么,于是说道:“对了,这个给你。”夏树从口袋里拿出张纸递给伊凡。
“记得要看啊。”说完夏树朝这边笑了一下,便转身走了。
“这是什么纸啊?”伊凡摆弄着这张纸,正准备打开时,电话响了。他就把纸留在了桌上。
“你好,老哥。”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女孩子的声音,没等到伊凡问好,她就接了一句:“房间整理好了吗?”
“还没,怎么了吗?”
“那还不快整理一下,你明天又没有空整理的。如果明天我回来你没有收拾好的话我就把你赶出家门然后睡你的房间。”
“是是,大小姐。”
看来是结衣打来的电话。“看来得去整理了啊。”伊凡放下听筒,就往预订好的房间走去。
(钢琴声结束)

22

主题

167

帖子

1004

积分

作诗熟手

Rank: 6Rank: 6

积分
1004
 楼主| 发表于 2021-7-23 01:55:48 | 显示全部楼层
纱世里站在伊凡家门口,她在那里徘徊了很长的时间。有许多次她想要推门进去,但都会被自己给阻止,被她心中自卑的自己给阻止。
“我这是怎么了?”纱世里质问自己,“为什么我连推开门都不敢?为什么我连表达自己的心意都不敢?”
顿时,纱世里感到心脏一阵绞痛,使得她喘不过气了。同时,她感觉喉咙开始发酸,眼前的景象开始模糊,眼睛也因为挣扎着撑开而发痛。
“不,我不能哭,我不能在他家门口哭,我不能被他听到我在这……”纱世里早已是泣不成声,连自己说的什么话都听不到了。她用手捂住眼睛跑回家,生怕被别人看到。
“哈,我可真奇怪啊。”纱世里倒在自己的床上,两眼无神的盯着天花板,“明明是我把他带到文学社让他多交些朋友改善下社交情况的。可是我为什么会后悔这个决定,明明知道这个决定是对伊凡好啊。
“看到他和其他人的关系变好,我却感到嫉妒,我可真是个小人啊,哈哈哈哈哈……
“现在他的心中应该没有我的位置了吧。也对,夏树、优里、莫妮卡她们比我优秀的多了,把我丢在一边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反正我就是一个废物(滚出我的脑子!)
“我不配出现在他们的身边(滚出我的脑子!)
“我不配活在这个世界上(滚!出!我!的!脑!子!)
“算了,睡觉吧。”
纱世里平静的睡着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送花

使用道具 举报

22

主题

167

帖子

1004

积分

作诗熟手

Rank: 6Rank: 6

积分
1004
 楼主| 发表于 2021-7-23 01:59:19 | 显示全部楼层
Ivanaler 发表于 2021-7-23 01:55
纱世里站在伊凡家门口,她在那里徘徊了很长的时间。有许多次她想要推门进去,但都会被自己给阻止,被她心中 ...

第一次尝试写这种有精神疾病的人的内心体验,不得不说这有点难度,甚至有种想删掉直接跳过。但又想到以后肯定会写到这种情况的时候,于是就把这篇当做练笔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送花

使用道具 举报

22

主题

167

帖子

1004

积分

作诗熟手

Rank: 6Rank: 6

积分
1004
 楼主| 发表于 2021-7-24 23:48:13 | 显示全部楼层
深夜,四周没有了声音,整个城镇都进入了梦乡。但就是这个时候,伊凡家的门被打开了。然后,一个身穿制服,棕色长发,并且戴着一个夸张的大缎带的女生走了进来。
“纱世里提供的信息果然没有错,伊凡家是备用钥匙就藏在地毯下面。”莫妮卡轻声的走了进来,然后把目光紧紧地锁定在夏树留给伊凡的纸片—伊凡又忘看了—上。
“神神秘秘的还不当面说。”莫妮卡拿起了纸片,“夏树她是最难控制的人了,我可不能让她打乱了我的计划。”于是莫妮卡轻声的读了起来:
伊凡,最近纱世里有些奇怪。虽然我觉得因为这件跟自己无关的事而求助别人很奇怪,但我是真的担心纱世里,所以我还是决定跟你说这件事。周四自由活动的时候,纱世里去上厕所,她的笔记就翻开在桌面上。因为我看见笔记上密密麻麻的写满了东西,所以我忍不住就去看了一下。结果我看到一张纸上写满了正面语录和负面语录!我被吓了一跳,然后趁纱世里没回来多翻了几页。她本子上靠前面的部分是以鼓励自己为主,可是越到后面负面、消极的就越来越多。后来到了周五,那时纱世里不是提前回去了吗?她有一本书留在了活动室。那本书上都是些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鼓励别人的话,我没看多久就被恶心到看不下去了。可是纱世里为什么要看这个?我想她很可能是出了什么问题。我和优里没有讨论出结果。莫妮卡,对,莫妮卡!我看到纱世里去找过莫妮卡聊天,但聊完后纱世里的脸色更糟糕了。我又去问了莫妮卡,她却说她们之间没有谈什么东西。我敢说,莫妮卡肯定知道些什么,但她就是不肯说。现在唯一能帮助她的就只有你了,你们是青梅竹马,她绝对会和你说的。
对了,不要告诉其他人我给你写了这封信,你就当做我们除了做蛋糕之外就没做别的事了。
反面:
为什么我不直接跟你说?因为我一直感觉莫妮卡在监视我们,她甚至知道我的秘密。为了不让她偷听到,我就用写信的方式和你说。
读完这些后,莫妮卡不由得佩服起夏树的观察力:“夏树她是真的,一个大隐患啊。难道我的行为有点过了吗?”
莫妮卡轻声地走出门,她已经决定好学园祭时要注意下自己的行为,不能再让别人怀疑自己。以及,给夏树一些惩罚,并让她打消对自己的怀疑。
回复 支持 反对 送花

使用道具 举报

22

主题

167

帖子

1004

积分

作诗熟手

Rank: 6Rank: 6

积分
1004
 楼主| 发表于 2021-7-24 23:48:58 | 显示全部楼层
清晨,太阳久违的出现在天空上,驱散了徘徊在这座城上许久的乌云,使得满城的空气都焕然一新。
偶尔一阵微风拂过,击落了道旁树上早已枯黄的叶子。并卷起地上的落叶,让其飞向天空,而后陨落,回到原来的位置。
“冬天快来了啊。”伊凡靠在电线杆上,默默的看着落叶与风的嘻戏。而路上成群结队的走过的学生,以及时不时从他们中间传来的笑声,都让伊凡感到无名的焦虑。所以他不打算看他们。反正眼不见为净,于是将目光转向了天空。
“她又睡过头了吗?”伊凡心里想道,但她心中仍然有股确信:“在这个重要的日子里她是绝对不会迟到的。”
路上的行人的数量逐渐减少,最终归为平静。天空中不时掠过的孤雁,昭示着暮秋的残败。现在又可以看落叶和风的打闹了。
又等了一会,直到夏树打电话过来催,他才知道学园祭要开始了,而他们那人都没到齐。好不容易让夏树平静下来,他在路上随便找了个睡过头的学生,让他把蛋糕送到文学部去,而他自己准备去把纱世里叫醒。
来到纱世里的家门口,伊凡从身上一大串的钥匙中取出一把钥匙,打开了门。
进入房间,伊凡被惊呆了:纱世里家的客厅就像被贼翻过一样,东西堆的到处都是。裸露在外的插路板上面已经积满了肉眼可见的灰尘。在窗帘的缝隙中穿出一束阳光,可以清楚的看到无数的小颗粒飞舞。
“纱世里这是多久没收拾过家里了?怎么会这么脏?”伊凡不敢相信他看到的景象,但又想起还有件要紧的事要做,于是他忍住不去看纱世里家的景象,而径直走向纱世里的房间。
走到门口,伊凡敲了敲门,没有回应。把耳朵贴在门上,除了风声外什么也没有听到。在门外叫她起床,没有动静。而纱世里的拖鞋还摆在门口,证明她并没有出这个门。于是,
他轻轻的推开了门。
“好痛……”纱世里捂住自己的耳朵,脸上露出痛苦难耐的表情。但她旁边的那个人并没有理会这件事,继续走他自己的路。
“很痛的啊,伊凡,你怎么下手这么狠啊?”纱世里向着伊凡诉苦道。
“我记得我跟你说过的,你要是再睡过头的话我会直接把你从床上拎起来的。而且你不知道因为你我等了多久时间吗?”伊凡没有看她,眼睛一直盯着前方的路。
就在刚刚,伊凡推开了门,然后把纱世里带着的奶牛耳罩从头上摘下,接着揪着她的耳朵把她拖去了卫生间,并逼着她洗脸刷牙,在门外等她换好衣服才动身去学校。
“我们来了。”伊凡先走进部室,看到其余三人正手忙脚乱的布置场地。
“你们两个怎么才来啊?”夏树刚把一个标语贴在墙上—用了一个桌子和一个凳子才勉强能够到—看到进门的两个人就说道:“你们知不知道我们三个搞得很辛苦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送花

使用道具 举报

22

主题

167

帖子

1004

积分

作诗熟手

Rank: 6Rank: 6

积分
1004
 楼主| 发表于 2021-8-2 02:04:0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听了夏树的抱怨,纱世里不好意思的说道:“抱歉,我忘记起床了,诶嘿嘿。”
“诶呀,真是的,下次可不能来这么晚了。要是有什么重要的活动你错过了就太可惜了。”
“夏树……你是在关心我吗?”
纱世里的话似乎给夏树造成了一记威力不小的真实伤害,但她还没有缓过来,优里又走过来补了一刀:“刚刚你们没来的时候夏树可是很着急的呢。”
“是啊,她一直唠叨着你们,我们的耳朵都快磨出茧子了。”莫妮卡也走了过来,笑着说出了那番话。
“我……我才没有关心你们呢,我只是觉得少了你们两个的话这次赏诗会就要泡汤了,所以……”
没得夏树说完,纱世里委屈的说道:“所以你是在关心赏诗会而不是在关心我吗?”
“这个,我……”夏树忽然发现自己陷入了一个被包围的状态,不管她说什么都是对自己之前说过的话的一个否定,而且她也不想让纱世里对自己失望。
“好了,各位。”莫妮卡拍了拍手,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休息时间结束了,该继续布置了。”
“噢!”大家异口同声的说道。
“夏树。”莫妮卡走到在整理漫画的夏树旁边,“收拾完了吗?”
“还没有。”夏树回答道。
夏树她来到学校时,莫妮卡正在分配任务。但基本上莫妮卡没起到什么作用,夏树和优里是自己决定做什么的。所以她一直在整理储物柜,但这里乱七八糟的,除了她放那的漫画外,还有各种各样的课本、课外书、运动社团用的上的器具……所以她在这这么久都在这了储物柜—刚刚整理完一个。
回复 支持 反对 送花

使用道具 举报

22

主题

167

帖子

1004

积分

作诗熟手

Rank: 6Rank: 6

积分
1004
 楼主| 发表于 2021-12-21 00:53:3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突然感觉我就算在这里发我也找不到位置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送花

使用道具 举报

22

主题

167

帖子

1004

积分

作诗熟手

Rank: 6Rank: 6

积分
1004
 楼主| 发表于 2021-12-21 00:54:21 | 显示全部楼层
“真是的,好慢啊,夏树。”莫妮卡看起来像是完成了整理诗稿的工作,只见她走到储物柜前自顾自的整理。
“对了,夏树。”莫妮卡突然说起话来,“你觉得我是怎么样的人呢?”
“什么?”夏树没太反应过来,“你在说什么啊?真是,莫名其妙的。”
莫妮卡并没有理会夏树的话,她的表情阴沉了下去。就算夏树竭力想要集中注意力来关注眼前的工作,但她还是忍不住关心起莫妮卡来:
“我说,你到底怎么了?突然就伤感了起来?”
莫妮卡没有说话,许久,一滴眼泪从她眼角流出。其他三人都在默默的完成自己的工作,没有人注意到这边的情况。
夏树在旁边默默的看着,她觉得自己什么都做不了,于是把头偏了过去,装作没看到。
莫妮卡发现夏树没有注意到她时,眼泪就止住了,就像是从来没有过一样。
两个人一言不发的干活。
在夏树这边的工作做完话,莫妮卡起身准备离开……“莫妮卡,”夏树叫住了社长,“你是问我了你是个怎样的人,对吧?”
莫妮卡转过头去,她那双绿色的大眼睛盯着夏树,似乎在肯定着夏树的问题。
“嘛……我觉得……”夏树的眼睛在眼眶中乱转,丝毫不敢直视莫妮卡的眼睛,并且看起来很为难。“抱歉,告辞了!”夏树逃避了莫妮卡的问题,连忙跑向了正在聊天的三个人。
莫妮卡看着夏树跑走,心里松了口气:“看起来夏树小朋友害羞了呢,所以说她并没有把那件事放在心上。”莫妮卡走向了其他人,并把解决告密者的想法抛之脑后。
“好了,各位。文学祭开始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送花

使用道具 举报

22

主题

167

帖子

1004

积分

作诗熟手

Rank: 6Rank: 6

积分
1004
 楼主| 发表于 2021-12-21 00:54:36 | 显示全部楼层
“忙死我了……”夏树正不省人事地趴在桌子上。其他人想要附和她,但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因为他们瘫在椅子上,就像是许久没有运动的人突然跑了个长跑一样。
这也是没有办法,毕竟一整个上午的时间,文学社的各位都忙得焦头烂额的:因为来的人比他们预想的最大数量还要多,甚至连夏树特意多做的几份打算分给社员们的小蛋糕也全分发出去了。就这样,在小册子和蛋糕这两个吸引人的物品都发完的情况下还是有人走进来。更别提为了不留下一个坏印象,他们在纪念品都发完的情况下紧急想了几个节目里满足来客。
“总之,我下一次再也不会参加这种活动了。”
“我,我同意夏树说的。”优里依然瘫在椅子上,刚才的发言似乎耗尽了她全部的体力—毕竟优里光是忍住没有逃出去就够她难受的了—以至于优里现在连水都没有办法拿。
“好了,各位。”莫妮卡看起来恢复了大半,她站了起来—在过程中差点摔倒—对着大家说:“我知道你们很累了,但我们现在还有一份工作要做。”
“莫妮卡酱,还有什么事要做啊?”纱世里不解的问,“不是结束了赏诗会就没别的事了吗?”
“是啊,但是我们的活动教室还是要收拾一下的啊。”
“什么啊!”在场的人异口同声地哀嚎着—除了伊凡,因为他在人流开始变多的时候就离开去接妹妹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送花

使用道具 举报

22

主题

167

帖子

1004

积分

作诗熟手

Rank: 6Rank: 6

积分
1004
 楼主| 发表于 2021-12-21 00:54:54 | 显示全部楼层
到了下午,学校里的人增多了,有好几个附近小区的居民以及其他学校的人跑来凑热闹。
“不过这也是当然的啊,毕竟我们学校的学园祭是最出名的了。”伊凡站在街角,他眼睛盯着早已被人挤的水泄不通的大门,“或许现在不进去才算是好事?”
“怎么了?哥哥?”伊凡听到有人在叫他,于是他转过头去,看到结衣正一脸迷惑的看着他。
“自己看。”说着伊凡就让了一条路,结衣依然不明白怎么回事。不过当她看到学校的人流量已经多到需要警察来维持秩序时,她就明白为什么哥哥不进学校了。
“好多人啊,看来今天不能参观学园祭了。”
中午在吃饭时,结衣提出了要去参观学园祭,伊凡也没有多想就答应带她来了。不过看着现在这情况,就算进去了也玩不到什么好玩的。
“或许是吧……”伊凡嘴里还在说着,“那我们回去吗?”
“可是在家也没什么好玩的啊。”结衣摇了摇头。许久,她好像想起了什么:“说起来,来学校的路上都没有看见世里姐,你确定她出学校了吗?”
伊凡仔细的想了想,说道:“我是在厨房里看到她回去的,现在在路上没看到她说不定她还在家里呢。”
“那真是太好了!”结衣高兴的说着,“那我可以找她去玩了。”
“但纱世里那不更无聊吗?(小声:特别是她家的卫生情况)”
“唉,老哥你真是什么都不懂啊。”结衣用自豪的眼神看着伊凡,就像在嘲讽一样,“谁说过一定要在家里玩了,和朋友约会去外面逛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还是说老哥根本没有朋友所以才不知道吗?”结衣在无意中说错了话,在她反应过来前这句话已经说出口了。
“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结衣慌张的解释道,但她解释有些晚了。伊凡将眼睛移到了她身上,把手指按的咔咔响:“是吗?那你是什么意思?”
“我,我,我先去找世里姐玩了,再见!”结衣飞快的跑远了。
看着结衣的背影,伊凡默默的转头回去。他依然在看着校门口,注视着拥挤的人流,就像鬼一样看着人们。
回复 支持 反对 送花

使用道具 举报

懒得打字嘛,点击右侧快捷回复 【右侧内容,后台自定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文学部

本版积分规则

 QQ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GMT+8, 2022-1-17 14:53 Processed in 0.050801 second(s), 41 queries .

© 2022 部学文跳心跳心 Powered by Discuz! X3.4 Theme by Jvmao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