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部学文跳心跳心

 找回密码
 加入文学部
搜索
热搜: 直播 水楼 汉化
楼主: Ivanaler

囚笼

[复制链接]

22

主题

167

帖子

1004

积分

作诗熟手

Rank: 6Rank: 6

积分
1004
 楼主| 发表于 2021-12-21 00:55:09 | 显示全部楼层
终于,伊凡将视线移开了。他靠在墙上,眼睛望向碧蓝的天空,丝毫不在意周围的人的目光,只是当他们不存在:“完美的天气,不是吗?上面那帮领导可真是选了个好天气啊。按理说现在这样的天气应该是和朋友一起出去散步的,你说对吗?莫妮卡?”
发现自己已经暴露的莫妮卡只好走了出来。她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同伊凡打招呼:“这么巧,伊凡。居然能在这里遇见你。”
伊凡离开了墙,正对着莫妮卡说:“如果你能把你头上那个大缎带藏好一点的话你还能多跟着我一段路。”
“啊哈哈……”莫妮卡尴尬的笑了。然后她干咳一声,说:“话说回来,你不进学校吗?”
伊凡看向了校门,人流已经少了很多了,已经不是那种需要警察来维持秩序的程度了。于是他将目光转回来说:“在这等着他们进去。”
“既然现在他们快走完了,”莫妮卡也望向了校门,然后又转回来,望着伊凡露出了她的招牌笑容:“要和我一起去逛学园祭吗?”
伊凡看着莫妮卡,想了想后因为自己也实在是没有事情要做,就同意了。
两个人一起走进学校,很快就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莫妮卡就像是明星一样,令旁人连连赞叹,不自觉的就给她让开了一条路。而伊凡就显得像是莫妮卡的小跟班一样,在旁人看来伊凡的形象都被莫妮卡的光辉所遮蔽。偶尔也有些人对伊凡投来仇恨的目光,但被伊凡的眼神给瞪回去了。
“话说这样有些尴尬啊。”莫妮卡对着伊凡笑道,“好像大家都在看我而把你给忽视了。”
“那又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我也不在乎其他人怎么看我的。”伊凡若无其事的说着。
莫妮卡听完伊凡说的话后,将眼睛移到了他身上,并用满是疑惑的眼神看着他:“你真的能做到不在乎别人的看法吗?”随后她移走视线,并伸了个懒腰,说:“算了,不重要。对了,听说学生会他们……”莫妮卡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另一道声音给打断了:
“嗨,莫妮卡!”一个银白色头发的女孩在他们旁边大声的打着招呼,并且把莫妮卡和伊凡吓了一跳。
“喂,鹿酱,别喊的那么大声好吗。”在她旁边的红色头发的女孩责备了她,然后向刚刚缓过神来的两个人打招呼:“嗨,莫妮卡,没想到你会这么大摇大摆的走进来,还招了个跟班?”
“什么跟班啊,别扯了,樱田芳小姐。”莫妮卡冷眼盯着那个红头发的女孩,语气里充满了敌意,“不会说话的话能不能请你不要说话呢?”
“戾气别那么大嘛,莫妮卡。这可不是一个校园明星该说出来的话哦。”樱田芳笑着和莫妮卡对话,语气没有丝毫犹豫。
“是、是,班长大人。”莫妮卡的语气变得轻挑

22

主题

167

帖子

1004

积分

作诗熟手

Rank: 6Rank: 6

积分
1004
 楼主| 发表于 2021-12-21 00:56:19 | 显示全部楼层
挑起来,在一旁的伊凡看出她们两个之间的火气正在上升,于是他准备去劝架,但是被那个银色头发的女孩子拦住了:“让她们两个吵一吵更好,免得她们以后在教室里互相看不顺眼。”
“是吗。”伊凡挺怀疑这句话的,不过因为这个银发女孩好像和那个叫樱田芳的关系很好,所以她会比自己更了解这两人,于是伊凡就此作罢。
“这两个人自从开学到现在都在吵,就没一次停过呢。”银发女孩耸了耸肩,对伊凡提供了这一消息。
“嗯,那这是为什么?”伊凡好像对此很感兴趣,只见他将头转向了他,眼神里充满了期待。
“唔……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银发女孩笑道,“仅仅是她们两个人竞选班长然后莫妮卡输了不服气。但因为过程都是公开的也质疑不了什么,但莫妮卡就是不服气,所以她们两个才会碰一次就互相阴阳怪气一次。”
“完全看不出来呢。”听完银发女孩的话后,伊凡看向了一旁正在阴阳怪气的二人,“没想到莫妮卡会这么心眼小啊。”
“你不知道吗?”银发女孩发出了疑问:“莫妮卡可是出了名的强竞争心态,凡事都要争个第一。所以芳姐赢了班长竞选莫妮卡才会这么不服气。”
“我可不管这些,我一向都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伊凡换了个舒服的站姿听着两人的话题。
“是吗?”银发女孩尴尬的笑着。突然,她想起了什么,于是向伊凡问道:“对了,我叫悠有鹿,目前高一。你叫什么名字?”
“我?”伊凡指了指自己,在得到悠有鹿点头的回复后就说:“我叫伊凡,目前高二。”
“是个英文名吗?”悠有鹿心里想着。然后她看到莫妮卡和樱田芳之间的局面逐渐失控,于是就跑上去把樱田芳拉开了。伊凡见状也上去把莫妮卡拉开,然后简短的道别之后就各自走个自的了。
“真是的,樱田芳那个那女(表子(英文),每次都来坏我的好事。”莫妮卡气急败坏的说着,完全不顾及自己的形象。
伊凡毫不在意莫妮卡的怨言,只是跟着莫妮卡走,虽然他完全不知道莫妮卡想去哪,连莫妮卡刚刚说的话也被半路杀出来的悠有鹿给打断了。
之后的事,就不重要了。
一年一度的学园祭,也结束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送花

使用道具 举报

22

主题

167

帖子

1004

积分

作诗熟手

Rank: 6Rank: 6

积分
1004
 楼主| 发表于 2021-12-21 00:56:51 | 显示全部楼层
结衣站在伊凡的房间里面,她很确信自己的哥哥还在学校里。为了解决自己心中的问题,她特意压缩了同纱世里一起玩的时间,就是为了能在哥哥回来之前先赶回家。
虽然只是自己的第六感,但结衣还是很确信,哥哥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她也问过纱世里,但纱世里并没有感觉出来伊凡变得有哪些不一样。
“以前的哥哥可是被管商店的老爷爷称为淘气鬼的人。但他现在却是异常的冷静,对其他的事也一点也不关心,完全没有之前的开朗,调皮。他变得孤僻了。可能是他一个人生活这么久改变了吧。但我总感觉不对劲……”
这样想着,结衣开始翻动伊凡的房间,企图找出一些线索。终于,她在一个小箱子里面发现了她哥哥在初中时用过的日记本……
纱世里将自己锁在房间里,对今天的自己感到恶心。她本来想着在今天就结束掉这一切的,她甚至连绳子都挂好了。可就在她把头伸过绳圈时,她后悔了。她那可悲的求生欲望让她把头缩了回来,就像一个苟且偷生的废物一样。
特别是,结衣来找她的时候。那一瞬间,纱世里心里充满了罪恶感:“为什么她会让几年没见过面的人对自己有印象,还让她记住了自己?”纱世里不知道,纱世里什么都不知道。纱世里觉得罪恶感仿佛爬上了自己的脊梁,纱世里快被压的喘不过气了。
为了不在让那件事发生,纱世里一直,一直试图让别人对自己放心,让他们觉得没必要对自己伸出援手。
纱世里不明白,纱世里觉得自己没做错什么,纱世里不明白为什么其他人像朋友一样关心她,即使她在外表现的不需要别人的帮助。
“Ashes,ashes,we all fall down。”纱世里嘴唇轻动着,仿佛在喃喃自语。
天色渐晚,夏树悄悄的摸到了家门口。因为路上被朋友缠住了,所以她回来的时间晚了那么一些。因为父亲对她下了宵禁,而她现在已经超过规定回家的时间了。不过父亲最近经常和他的朋友去喝酒,所以每天都会很晚回来。
“所以,父亲现在很可能不在家,只要赶紧回去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就行了。”夏树在心里默念。
悄悄的打开了房门,发现灯还没开,夏树松了口气,于是她准备一路小跑回自己的房间。
但,她刚经过客厅时,一个她不愿意也不想听到声音出现了:“夏树,现在几点了?”
“嗯,那个、好像是……六点……半……吧?”夏树变得语无伦次起来,因为她怎么也想不到父亲居然会关好灯来等她回来。
“我规定了要几点回来啊?”父亲依然坐在沙发上,毫无感情的说着。
“大概是……五点吧?哈哈……”
“笑什么笑!”父亲突然放大了音量,把夏树吓的后退了几步。“你超过五点还没回家有理了是不是,啊!”
“不是,我……”
“还敢狡辩!是不是和朋友去玩了!”
“我,嗯……嗯。”夏树颤抖着点了头。
“好啊,反了你还!”父亲像是被激怒了一样:“放学后没回家还和朋友去玩?你还真是闲的慌!是不是上次没打疼你你就记不住?!”
“不不不!其实是……”夏树连忙否认,但父亲已经不想听她的解释了。
“夏树……给我站过来!”父亲大声着命令夏树,夏树只好照做。
夏树站在父亲的面前。她低着头,不敢直视父亲的眼睛。父亲见状立刻甩手就给夏树一耳光,打的夏树直踉跄。
“站好来!”父亲命令着,夏树只好重新站好。随后,又是一耳光。这一次,夏树是结结实实的抗下了。
“你知道自己错在哪了吗?”父亲问道。
“我知道……”夏树小声的说着,但父亲并不满意这样。他对着夏树的腹部一脚踢去,踹的夏树眼前一黑,让她喘不上气来。而冲击力将夏树放倒在地上。然后父亲站了起来,说道:“大点声!你是没长嘴还是怎么回事!连一句话都不会说吗!”
夏树眼睁睁的看着父亲走了上来,手里还拿着他的皮鞋……
可惜的是,夏树家附近没有邻居,也就是说没有人能听见声音,没有人。
莫妮卡回到家中,她习惯性的喊了一声:“我回来了。”但没有任何人回应。
莫妮卡走到了客厅里,映入眼帘的,是她父母的结婚照。而在结婚照的旁边,是他们一家的全家福,包括了她的父母,她自己和她的弟弟妹妹。
莫妮卡的父母是当地的高材生,毕业后就进了一家大公司,并一路当上了高层人员。她的父母也很爱着她,爱着这个从小就展现出自己与众不同的地方的孩子。而莫妮卡也没让他们失望,上学后莫妮卡以每次考试都是年级前五来达成父母的要求。而且她的弟弟妹妹们都很听话,愿意听她的指挥。按理来说莫妮卡应该过着别人梦寐以求的生活。
但,这一切不过成为了过往云烟,干净的没有留下任何印迹……
莫妮卡把他们全部删除了。就在莫妮卡发现这个世界是虚假的时候。莫妮卡不带任何怜悯的将他们全部删除了。
现在这个房子只剩下莫妮卡一个人了。莫妮卡终于获得了她梦寐以求的自由的可以用来到“真实”世界的地方。
但莫妮卡总觉得怪怪的,原本热闹的家,现在就只剩下她一个人居住。不知道为什么,当莫妮卡看到家人们的东西的时候,她的心总是拧在一起,就像被痛打了一样,使她喘不过气来。
或许,这就是莫妮卡追求“真实”所必要的代价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送花

使用道具 举报

22

主题

167

帖子

1004

积分

作诗熟手

Rank: 6Rank: 6

积分
1004
 楼主| 发表于 2021-12-21 00:57:22 | 显示全部楼层
当新一天的朝阳在地平线上升起时,学园祭的余热也在随着时间慢慢散去。就像是过往的云烟,存在于心中,后又渐渐的被风吹散,不会留下一丝痕迹。
“应该是这样的,没错吧?”伊凡独自倚靠在走廊上,身边是来来往往的人群。前一天的学园祭,是他从初中以来过的最开心的一天,任何意义上。因为他想不到像他这种尽力的隐藏自己的人也会被别人关注。
开学典礼后,伊凡找到了一个离人群最远的地方坐下。他从来不和别人交流,当有人注意到他而前来搭话时,他也是以沉默、或是不耐烦的语气将其赶走。那些关心他的老师也是、注意到他的同学也是、不知道为什么总是缠着他不放的纱世里也是、像磕错药一样找他聊天的莫妮卡也是,他全都不理睬。慢慢的,他在班级里的存在感减弱,直至消失。他在班上没有朋友,但这正是他想要的。
因为他不想和任何人扯上关系。
时至今日,他开始发生了改变,虽然很微不足道就是了。而改变的原因,兴许就是加入了文学社吧。
身后渐渐稀疏的脚步声将他的思绪从虚无缥缈的世界中拉回。伊凡放松了大脑,准备前往社团——虽然他已经迟到了。
“你迟到了哦,伊凡。”夏树非常不满的看着站在门口的伊凡,“你也不看看现在到底几点了?”
伊凡没有回答,他无视夏树的说教,径直走向了他的老座位。夏树被伊凡整的相当恼火,她向优里投诉道:“优里!伊凡这么过分你都不去管一下的吗?我可是好心才会关心他来的晚,可他却理都不理我一下!”而优里她只是把头埋在她的书里面,假没听到夏树说的话。
“什么吗?不要装作没听到啊!”然后就去摇优里的肩膀。优里招架不住夏树的攻势,只好探出头来好好看了他们两个——然后又低头读书去了。
坐下座位,伊凡把自己带来的书拿出来。但在这之前,他观察了一下房间,结果只看到夏树和优里在打闹,没有看见其他人。
莫妮卡不在,这能理解,因为她最近一直有在练钢琴。但纱世里也不在,她虽然平时有些无厘头,但社团活动也没见过她迟到。而且两位部长一起不在,就……
“有人吗?”伊凡还没有想完就被一个声音打断了,而且这个声音还很熟悉。
樱田芳探出了个头在观察室内,并且夏树她们两个好像没有听到樱田的声音,还在那掐架。而樱田似乎有些尴尬的站在门口。
伊凡看不下去了。他刚准备代替优里——资历最老所以是代理社长——来接待她时,樱田就被人一把推了进来,然后悠有鹿就走了进来。
“诶,没有人吗?”悠刚发出这样的疑惑,接着就和优里与夏树两人对上眼,并且她们两个人的姿势还没调整过来。现在轮到悠尴尬的站在原地,然后她什么都没说,就把刚从地上爬起来的樱田拖出了门,又把门关上。
夏树和优里看见了这样,当场就分开了。夏树第一时间追了出去,她想把刚刚的两个人找回来,她可不想被别人误会她们之间的关系。
回复 支持 反对 送花

使用道具 举报

22

主题

167

帖子

1004

积分

作诗熟手

Rank: 6Rank: 6

积分
1004
 楼主| 发表于 2021-12-21 00:57:37 | 显示全部楼层
人追回来了,四个女生围坐在桌子旁,气氛显得有些尴尬。于是,樱田率先打破了这个氛围:“那个,我刚刚看了一下,莫妮卡不在这吗?”
“啊,莫妮卡啊,她和副部长大人一起去买东西了。”夏树说完后,看了看时间,“她们应该快回来了吧。”
话没说完,门又一次被推开了,然后就是纱世里充满元气的声音:“我回来啦!”然后她就看见坐在角落里睡着了的伊凡……不对,是坐在门口的两个陌生女孩,她一下就呆住了,“有新人?!”因为学园祭时其他社团也出了大力气招人,所以她对新人没多大希望。于是她就挡在门口,然后双手提满东西的莫妮卡在纱世里的肩膀上探出头来,和樱田对上了视线。
察觉到两人之间的气氛有些微妙的悠立刻挡在她们之间,并把挡路的纱世里给拖走了。
“所以,你们两个来这里干什么?”莫妮卡一字一句地说着,仇恨的目光死盯着樱田。纱世里她们从来没见过莫妮卡发这么大的火,就连纱世里死缠烂打的要和莫妮卡做朋友时都没见过她这么生气。
“这还不简单?”相比之下樱田就显得心平气和,就像在调戏莫妮卡一样,“因为我们想加入文学部啊。”
“我不批准。”莫妮卡随即抛下了这句话。然后在悠处得知情况的三人纷纷表示反对,同意两人加入。
于是,尽管莫妮卡很不满,她还是默认了。女孩子们在遗忘了伊凡的情况下开始了欢迎会。
几天过后,樱田和悠已经和文学社的其他人都混熟了。就连一个人在角落自闭的伊凡也被她们注意到并且不顾他的反对成天来找他聊天。只有莫妮卡仍在为樱田的加入而生闷气。
夜晚,洗完碗筷的伊凡回到了房间,而结衣正坐在沙发上摆弄着电视。自从结衣来到这里后也过了一些时间她慢慢的熟悉了这里的生活,在学校也交上了朋友,和兄长的关系也开始变好(好像本来就不坏),于是……
“哥哥……”结衣敲开房门,胸前还抱着从父母那里带来的抱枕,“我有点害怕……”
“我都跟你说过不要看恐怖电影了,你怎么还是要看呢?”伊凡并没有理会妹妹的撒娇,“回自己的房间去。”
“你就不能帮忙想个办法吗?”
“不行。”伊凡扔下了这句话后就把门关上了。无奈之下,结衣只好回自己的房间。在她战战兢兢的离开之前,伊凡的声音从门里边传来:“你真的害怕的话就去纱世里家吧。”
伊凡的这句话点醒了结衣,于是结衣打着手电筒一步一小心的来到了纱世里家门口。
“世里姐,在吗?”结衣敲响了门。过了一会儿,纱世里打开了门。“怎么了?结衣?这么晚了还来找我?”
“我……”结衣有些害怕的说着,“我怕有鬼……”
“嗯?”纱世里被惊到了,“你是初中生诶,怎么还怕鬼啊?”可能是在梦中被叫醒的缘故,纱世里的心情明显的不好。
结衣见状,立刻表现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这打动了纱世里,于是她说:“那好吧,你今天和我一起睡吧。”
面对结衣的求助,纱世里立刻表现出大姐姐的风度,把结衣带进了家门。
在见识过纱世里家脏乱的样子后,她们来到了卧室。因为很晚了,所以她们两个没有说什么,就睡下了。
一开始,结衣还有些害怕,但总算有人陪了。有人陪总是好事嘛,所以结衣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深夜,可能是因为环境变了还是怎么的,结衣睡醒了。她下意识的认为已经到早上了,所以她迷迷糊糊的走到衣柜前,在里面摸索着衣服。突然,她摸到一个硬物,以为是一件衣服。在一团浆糊的大脑情况下,结衣把硬物拿了出来,就往身上套。
粗糙的物品摩擦着结衣的皮肤,刺痛感使得结衣的意识逐渐清醒。她开始意识到她现在在纱世里的家中,而她手上拿着的,
是一条带有绳圈的绳子。
回复 支持 反对 送花

使用道具 举报

22

主题

167

帖子

1004

积分

作诗熟手

Rank: 6Rank: 6

积分
1004
 楼主| 发表于 2021-12-21 00:57:55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瞬间,结衣像是挨了一棒槌似的,原本萦绕在她身边的睡意被一扫而空,而她的意识再一次回到了她身上--这里是纱世里的房间。
“这,世里姐不会是......不,不会的。这可能是用来cosplay的。对,一定是这样的”结衣如此来说服自己,然后继续在纱世里的衣柜里寻找。可称得上是cosplay服的,只有一件奶牛服,并无其它。结衣在疑惑之中再次检查手中的绳子,发现绳子上的绳圈就套人而言太小了,只能勉强够一个脑袋伸进去。
可结衣她依然无法相信,在她的记忆中,纱世里一直是活泼开朗的形象,坏心情之类的一向与她无缘。这次结衣回来,发现哥哥伊凡变得和以往不一样,而纱世里却没怎么变,一如既往地活泼开朗。她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纱世里会有自杀的准备,特别是在她家连悬挂物都没有的情况下。
于是结衣决定要找出原因,一个让她可以接受的原因。然后她悄悄地回到床上,在惊醒纱世里之前回去睡觉。
回复 支持 反对 送花

使用道具 举报

22

主题

167

帖子

1004

积分

作诗熟手

Rank: 6Rank: 6

积分
1004
 楼主| 发表于 2021-12-21 00:58:09 | 显示全部楼层
迎着朝阳,结衣走在去学校的路上,但她并不准备去学校。早上起床后,结衣回想了睡前想到的计划,确认无误后便开始了她的行动。
她离开纱世里家之前先叫醒了纱世里,并在伊凡他们出门之前先跑去学校。等估计他们都出门了,就绕了一大圈回来,并且在赶回来的路上和学校请了假(装病)。
现在,结衣已经到了纱世里家门口。
给自己一些思想准备后,结衣来到了她在离开纱世里家之前打开的窗户前--根据纱世里家糟糕的卫生情况判断纱世里是不会注意到这处细节的。
推开卧室的门,结衣又一次置身于她无数次想要吐槽的卫生情况糟糕的房间,但这一次结衣决心不再去想这些。她开始在纱世里的房间里搜寻。
终于,结衣在一个床头柜的后面发现了一个积满了灰尘的日记本。从上面积灰的程度来看,这个本子在那有一段时间了:
这个地方是真的压抑。
她们又把我的文具扔垃圾桶了……
我想离开这。
家里怎么停水了?
今天,太阳还是没有出来。
我想小时候的事了。
噩梦,梦魇。
又把事情搞砸了……
或许我应该离开这里……
好羡慕那些一脸开心的人……
为什么没有人能理解我……
为什么我要像个小丑一样活着……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就为了受罪吗?
……
结衣把日记丢在了地上。
回复 支持 反对 送花

使用道具 举报

22

主题

167

帖子

1004

积分

作诗熟手

Rank: 6Rank: 6

积分
1004
 楼主| 发表于 2021-12-21 00:58:26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了,各位。”莫妮卡的声音打断了社团内热闹的气氛,大家都明白莫妮卡的意思,所以不用莫妮卡说他们就拿出了诗歌。
“这次写的怎么样?”夏树一脸得意的看着面前的伊凡,颇有些享受地欣赏他那困惑的表情。在她看来伊凡的表情就是在向她认输。
而这都是因为前一天夏树和优里因为风格问题又吵起来时伊凡说了一句风凉话。而当时夏树还在气头上,所以她吵着要和伊凡比谁的诗写的更好。
看到伊凡还没说话,夏树就更得意了起来:“哼,我之前都跟你说过我可以写长诗,最近只是因为时间不够而已……”
“噢,看来夏树酱很在意伊凡的看法啊。”夏树突然被打断了,她猛然发现悠正靠在她的肩膀上--没有任何的感觉。
“什么啊!”但夏树并没有在意到那点,她只注意到了:“我怎么可能会在意这家伙的感受?”
“是吗?”悠露出了坏笑,她悄悄的贴近夏树的耳朵,小声的说道:“是因为你喜欢伊凡但又害羞不好意思说出来吧。”
“怎么可能?!”夏树突然提高了声音,把原本在看热闹的悠和在忙其他人吓了一跳。但夏树并没有注意到,她调整了姿势,用大姐姐的身份(夏树高二,悠高一)说:“你听好了,我只是因为他向我提出了挑战,而我想要让他输得心服口服所以才会关注他的看法而不是什么喜欢不喜欢恋爱不恋爱的问题,明白了吗?”
“嗯嗯……”尽管悠并没有搞懂夏树在说什么,但直觉告诉她这并不是说出来的时候。
“你们在干什么,很吵啊。”伊凡终于把头抬了起来,然后取下了和自己发色很像的耳机。
“你在听歌?”夏树用难以置信的声音说道:“你知道我为了今天写了多久的诗吗?你竟然一点都不尊重我的劳动成果?”夏树看来已经气炸了,还没等回答,她就走上前去,然后就被悠给拉住了。
本来夏树只是想上去拍桌子的,但悠这样一拉搞得很像夏树想上去打人,事情就这样闹大了。
莫妮卡看着伊凡处的闹剧,尤其是夏树和伊凡的互动,让莫妮卡很恼火。现在纱世里对莫妮卡已经没有威胁,但夏树她又冒了出来,这让莫妮卡不得不开始思考起下一个步骤了……
“哎呀,莫妮卡脸色不太好看啊,是嫉妒了吗?”樱田的声音从旁边响起。
回复 支持 反对 送花

使用道具 举报

12

主题

321

帖子

2555

积分

副部长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555
QQ
发表于 2021-12-21 12:53:22 | 显示全部楼层
鼓励一下()
加油()
5oiR5Y+q5piv5oOz5biu5Yqp5oiR6IO95biu5Yqp55qE5Lq6572i5LqGLi4uLi4=
回复 支持 反对 送花

使用道具 举报

懒得打字嘛,点击右侧快捷回复 【右侧内容,后台自定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文学部

本版积分规则

 QQ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GMT+8, 2022-1-17 15:32 Processed in 0.057650 second(s), 41 queries .

© 2022 部学文跳心跳心 Powered by Discuz! X3.4 Theme by Jvmao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